不爱了还能重新爱上吗

康康 2021-08-30

当时我每周都会写一张这样的纸条:“我想要的那个人,可以在我鞋带开的时候,弯下腰,轻轻为我系上。”

正因为如此,他把我叫到办公室谈话。说:“田,你的感情很细腻,但现在写这个,老师很不好意思。”他说得很婉转。其实我也知道他的意思,只是假装不知道,故意问:“我应该写什么样的?”他说:“比如,不如写一个场景,像荷塘月色一样美。”我听到他这样说,然后走出了办公室。

第二天早上,他偷偷溜进办公室,把自己的月光放在桌子上。我写过很多次我家后面的池塘,没有一篇比那篇更用心。

我非常喜欢他。从他第一次进教室开始,我就觉得空气又潮又闷。北方的秋天,炎热的九月,他的黑眼睛扫过我的脸,我放不下。

第二天下课,他把我叫出教室,手里拿着我的《荷塘月色》,微微笑着。我接过来,看到很多漂亮的句子都用红笔标出来了。他改正了语法错误,甚至漏掉了错误的标点符号。看着他因过度吸烟而变黑的手指,我突然感到心中疼痛,放声大哭,在信纸上溅起水花。

他说:“老师不是故意批评你的。”

我低下头,没有说话。

我转身走进教室。我想他真的不明白。他一辈子都不会明白我在想什么。

(二)乙

日子一天天过去。我知道在他眼里我是个好学生,因为我是语文考试第一名,也因为我的作文每次都印在同学手里宣传阅读。但我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。

写完那篇每周日记,我堵住了我骄傲的心。我在路上经过他,我避开我的头假装我看不见。我没有叫他老师。我以为他会理解我,因为我敏感的心被他抓住了,总是很痛。

听说下学期分了不同的科目,我慌了。他教的是原来的理科班,但我的数学、物理、化学成绩不知道东南西北。我知道离开他的日子不远了,于是我记下日记,交给他审阅,但我保持沉默。上次我写他的眼睛,他的香烟和他的手指。

反正我也要走了。我什么都不在乎。

晚上交作业的时候推开门。他站在窗外,手里还拿着一支烟。烟圈在他面前升起蔓延,与外面的夜色一点点融合。他的身影映在玻璃窗上,多么模糊。我在后面等他。

他终于回来了。先把我手里的烟掐灭,然后放进玻璃图案的烟灰缸里,然后说:“日记我看过了。”

他弯着笑说:“你真是个孩子”。“你准备好去文科班了吗?”

我点点头。

结束了。没有我想象中的浪漫和美好,也没有我想象中的温暖。

(3).

我以为进了文科班就把他忘了。后来才知道,思念是发酵的,膨胀是没有止境的。后来语文老师经常给我讲这个讲那个,讲张爱玲。他说:“田,你经常喜欢看张爱玲的小说吗?”

无知,不知道她的小说长什么样。

新老师说:“张爱玲,你想看什么。看到你写了一点她的味道,我以为你模仿了。”

极度敏感的我,放学后偷偷跑到办公室开纸条,去书市买张爱玲的小说。大量的盗版作品。捧在手里,笨拙地回学校。

没想到,进了学校就遇到了他。刚想躲开,他上前问道:“这么晚了,你在干什么?”

我支支吾吾的时候,书掉了一地。

两个人捡起来,以为是书中男女主角的第一次相遇。只是女主角在最不美丽的时刻遇到了王子。

他拍拍灰尘说:“快回去上课!看看这些书。”我像小鹿一样奔跑,遇见他让我很开心。

后来,艺术班招收学生。我报名参加了艺术班。

由于学习成绩不好,班主任拒绝同意,并在办公室认真进行了说服教育。我决心我可以为艺术奋斗一生。

他推门进来了。淡淡的看了我一眼。没说话。

当他走出去,经过他的办公室,他说:“田田甜,到这里来。”

我进去。他说:“你不能学艺术。”

我的喉咙哽咽了,没有另一个有力的借口,他扼杀了我的想法。

回来的路上,我一路哭。为什么我这么在乎他?我会听他说的每一句话。

(4).

他大四时搬到了老校区。我坐在靠窗的位置,每天晚上当烟升起的时候,校车都会准时停在窗边,然后我看到他下车,一路走回家。

他大一的时候结婚一年。

他大二的时候有个孩子。

他的孩子大四应该一岁了。

我的心情在平静中有些压抑。

在樱花盛开的季节,每个人都像缠绕了一个春天。我躲在奉化园樱桃树的小走廊里,给他写信。开头是:

我正在奉化花园给你写信。头顶上樱花的芬芳,蟋蟀的叫声。但是你知道吗?

他当然不知道。我写了封信,然后把它放在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。

读书。我在樱花树下闲逛,看见他晚上带着女儿散步。当他看到我在招手时,我走过去抱起孩子,仔细看了看她的眉眼、黑瞳、小嘴和略黑的皮肤。每一寸都有他的影子。他高兴地对女儿说:“就像,叫我姐姐。”

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。

我转过身哭了。

(5).

模拟。冲刺。高考。四分五裂。

我把高中三年的课本装在盒子里卖了,连同张爱玲的书,还有他曾经捡到的书。就像是一辈子前的誓言:我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地方。

远处操场上有人喊:“自由!”他手里拿着一本燃烧的书,不停地跑。一大堆破书从楼上掉了下来。有人折纸飞机,有人撕碎飞机,花散了。我抬头一看,漫天飞舞的“雪花”落在我的身上和头上,喃喃自语:“真的吗?”

下楼去。在宣传栏里,他的照片闪闪发光,是他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,他那挺立的头发,黑色的瞳孔,他那件乳白色的小圆领衬衫,上面的扣子没有系上,然后他纤细的手放在胸前。

我拿出手机,隔着窗户把他烧了。冲洗和翻新。细心呵护,仔细观察,觉得他真的爱了自己很多年。
下一篇:男人在等你挽回的暗示
上一篇:永远不联系的绝情的话
最新文章
  • 男人在等你挽回的暗示

    当时我每周都会写一张这样的纸条:我想要的那个人,可以在我鞋带开的时候,弯下腰,轻轻为我系上。 正因为如此,他把我叫到办公室谈话。说:田,你的感情很细腻,但现在写这个,...

    65 2021-08-30

  • 不爱了还能重新爱上吗

    当时我每周都会写一张这样的纸条:我想要的那个人,可以在我鞋带开的时候,弯下腰,轻轻为我系上。 正因为如此,他把我叫到办公室谈话。说:田,你的感情很细腻,但现在写这个,...

    173 2021-08-30

  • 永远不联系的绝情的话

    问:老师你好。我去年刚毕业。去年进入公司实习的时候,认识了一个比我大五岁的校友A。我觉得很友好。有一天,他让我和他一起参加同学聚会,我就去了。 当他回来时,他可能喝了...

    159 2021-08-28